首页 真实案例 小章鱼竞猜下载 新闻资讯 我们的产品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
QQ联系
电话联系
手机联系
QQ联系
电话联系
手机联系

被提拔的小黄牛

发布时间:2018-12-19 10:00
发布者:段麦
浏览次数:
奋斗
 
         牛经理在这次干部调整中被提拔重用,从牛企老总摇身一变成为犁田局的牛局长。动物王国一纸任命刚到,牛局长马上召集所管辖的十几头牛开会:
  “犁田局笼共就你们这十几头牛,上头压得紧,不仅要犁完原来规定的十几亩地,还要改革创新,把原来小丘田变成大丘田,把周边的山地犁成良田,还要做好绿化,保持水土,更重要的是,确保肥水不流外人田,否则我们就白干了!”
  因此,牛局长最后强调说:“不管是老牛、小牛、公牛、母牛,从今天开始,大家要精诚团结,分工协作,发扬五加二、白加黑精神,母牛当公牛用,公牛要当驴子使,确保出色完成任务,以优异成绩向动物王国汇报。”
  牛局长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可他清楚,这里的十几头牛,那两头水牛已经老得不行,临近退休了,只能跑跑龙套;还有三头黑的母牛挺着大肚子,正准备生二胎呢;另外那头红牛虽说也年轻力壮,但是仗着与狮子、老虎沾亲带故,平时不学无术,出工不出力;还有两头牛被实名举报,上面动物王国巡察组正查得紧,处于半停工状态--真正能够干活的就这么三五头。
  春耕开始了。牛局长给每只牛下了责任状,一天要犁一丘田。只有那头小黄牛,平时比较老实乖巧,不会计较。别的牛任务领走了,最后还剩下两丘田,牛局长二话没说,让小黄牛承包了,还要外加收拾牛具。小黄牛心里觉得委屈,就想申辩几句,但平时一贯听话的它,嗫咦半天,还没来得及开口,牛局长的鞭子就落在身上了。
  从这天起,小黄牛就开始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。每天其它牛早早犁完田就收工了,只有小黄牛一直犁到天黑,等月亮爬上山顶老高了,才拖着沉重的步子,带着沉重的牛具,步履蹒跚回到集体牛棚。一看,草都被那些同伴吃光了,只剩下些残渣,只好胡乱吃了睡觉。它实在太累了。
 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。
  那两头怀孕的黑母牛就说:“小黄牛,你起得早,去帮我们把早饭拿来吧。”
  水牛也说:“我今天腿脚不灵便,你把我那点田也代劳了吧。”
  还有那红牛更是趾高气扬:“那个心得体会,你就帮我写一篇吧。”
  “好、好!”温顺的小黄牛就这么谁的话都听,什么活都干,每天起早贪黑、任劳任怨、不知疲惫。
  春耕任务告一段落,别的牛都松了一口气,可牛局长又给小黄牛加压,要它兼做些后勤工作,每天要到牛局长处早请示、晚汇报;还要做好周计划、月小结,及时向牛局长通风报信,哪头牛生病啦,哪头牛怠工啦,哪头牛发牢骚啦,总之只要是牛局长的事,小黄牛都要一一落实。
  牛局长还是典型的暴脾气,每次从动物王国开完会回来,不知在哪里受了气、挨了骂,回来总是先拉几头牛来吆喝几声,有时还拍牛棚,甩鞭子,看到站在一旁噤若寒蝉的小黄牛也不顺眼,拿起牛鞭一顿打,疼得小黄牛“ 哞、哞”叫,还不敢瞪眼睛、尥蹶子。
  日子难过天天过,转眼到了冬天,到处冰天雪地。
  有一天早上,牛群都起床了。
  黑牛:“小黄牛,我的早餐呢?”
  水牛:“小黄牛,我的犁具呢?”
  红牛:“小黄牛,你帮我写的讲话稿呢?”
  可平时有问必答的小黄牛没有回音,这还是头一次。大家急了,赶紧到处找。发现小黄牛孤零零地瑟缩在牛棚外,外面天寒地冻的,已经烧得不省牛事了。大家赶紧把它送到兽医站抢救。好在年轻,烧退了也就没有什么大碍。
  原来,昨天晚上那红牛招呼几个小兄弟喝了点酒,大家喝得醉醺醺的,就胡乱躺下睡着了。小黄牛加班回来,看到自己的位置已经被占了,根本无容身之处,就只好在外面胡乱睡下,没曾想就生病了。
  第二年秋天,动物王国为了推动旅游产业发展,拟新成立旅游发展公司,要从犁田局里选拔德能兼备、年轻有为、甘于奉献的好牛来担任旅游发展公司经理。
  最早知道这一消息是那头红牛,它是从狮子亲戚中听到的。它觉得自己最合适当这个经理了,论年龄、资历和吹牛皮,在单位无牛能及,更何况背后又有狮子撑腰。
  可甩牛尾一算,在单位里,小黄牛深得牛局长信任,平时牛缘也不错,是最强的竞争对手。就想先来个坏牛先告状,跑到牛局长面前打小报告:“别看小黄牛平时挺老实的,表面上对您老人家挺好,其实心里不满,经常背后发牢骚说您办事不公呢。”牛局长笑笑,不置可否。
  几天后,牛局长突然宣布,通过公开选拔旅游公司经理。通过犁田比赛、撰写总结和民主测评等环节比拚,只要符合条件的牛都可以参加,而且公开评比当场亮分,得分高的当选。这下,平时不劳而获、让别人替写总结的红牛彻底傻眼了,它知道自己没戏了,牛局长是要让它输得心服口服呀。
  功夫不负有心牛,平时的努力终于派上了用场,小黄牛从众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,民主测评仅差一票通过,以总分第一的成绩当选旅游发展公司经理。
  事后,有人问牛局长为什么看中小黄牛。牛局长终于道出的实情:“小黄牛干活最多,被我打得也最多!
  摘自【五道口书院】